常见性病

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 淋病梅毒软下疳阴虱非淋菌性尿道炎支原体衣原体淋巴肉芽肿腹股沟肉芽肿

其他性病 艾滋病念珠菌性龟头炎疥疮传染性软疣生殖感染阴部念珠菌病加特纳菌阴道炎性病性肝周炎瑞特氏综合症B群佐球菌病乙型肝炎志贺氏菌病沙门氏菌病阿米巴病弯曲杆菌病梨形鞭毛虫病性病性盆腔炎性病性阴道炎细菌性阴道炎巨细胞病毒病
重庆博大生殖医院 > 两性健康 > 两性心理 >
为什么喜欢自拍?我来告诉你理由

文章分类:两性心理 | 来源:性病大全 | 日期:2018-10-09

    不久前,曾在美国热门系列剧《海滩护卫队》担任女主角的美女模特吉娜·丽·诺林遭遇尴尬,她的私密做爱自拍录像被人放到互联网上,为此,诺林不得不提请诉讼,要求禁止网站继续传播她的录像。诺林的这盘仅用于自我欣赏的自拍性爱录像,就是我们通常意义上所说的自拍。而在台湾,自1999年少女自拍裸照新闻事件后,到2003年底一组出现在高速公路上的裸照,民众已经对此古井不波。
 

  到目前为止,自拍如同所有被趋之若骛的时尚潮流,在周围的暗处滋生,打破常规的爱好叫人心里百味丛生。有人拿出三纲五常,而对面的人则告诉你,第一位穿尼龙袜的女性同样被同时代人误读成下流。每一种解读都会有不同的结论。

  迁就快乐,成就痛苦

  采访絮语:

  我们不能忽略自拍行为中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女性扮演的并不只是正值春浓酒困的角色,在某种程度上,她们还以救赎者的姿态来拯救自己的爱情。而事实上,无论是谁,无论何种原因,持以什么样的观念,都不能否认女性自拍的背后,都烙印着男人的影子。

  自拍自说:

  文倩:服装模特,22岁

  去年5月,文倩在一次外出为时尚杂志拍片的过程中结识了年长她16岁的摄影师宏博,略带沧桑又不乏摄影师活力的宏博就在那么一两次的接触中掳走了文倩的爱情。

  宏博想以一种特别的方式纪念两人不可言表的深情,出于摄影师的职业习惯,他提议拍下两人温存时候的场面。对于这个建议,文倩一开始是否决的。“虽然我习惯在镜头前展示自己,但这个底线我无法突破。一想到赤裸裸地站在镜头前,我怎么也接受不了。”

  自从文倩婉言拒绝后,宏博并没有特意强求,但心中总有一个能让人感知得到的疙瘩若隐若现地穿插在两个人的生活之中,“他不说,我也知道,他觉得我没有为他毫无保留地放开任何一个角落”。于是,两人周末常常结伴出游至郊区取景的习惯逐渐被宏博独自来去匆匆的脚步取代,“就连正常的性生活,在那段时间也是例行公事”。度过了这样感情萧条的三个半月,文倩终于决定出让自己的“底线”。

  “那是一个拙劣的过程,没有平常的默契和谐,有的只是面对镜头的紧张和抽搐,仿佛身边站着一群观望的人,而我们在闹市中做爱。”可惜这只是文倩的一己之想,得偿夙愿的宏博虽然同等紧张,却十分在意这盘录像带,反复观摩。此后,两人又拍了几盘同样内容的带子,宏博愈来愈放松自如,还有些得意的专业想法。文倩却一直放不开,“我只是在一次又一次地证明我的毫无保留而已”。

  两个人的同居生活甚至没有比北京的春天持续得更长,今年1月,文倩从宏博家搬了出来。“但是带子,我始终觉得他还有副本,我太了解他了。虽然我不认为他会将内容流传出去,但心里仍然很不舒服,这样隐私的带子在前男友那里,你让我怎么安心面对今后的生活?”“你会去找宏博索取这份想象中的拷贝吗?”我问。“怎么问?师出无名啊。”文倩很无奈,“我现在只能希望他不会将这些录像流传出去,又或者,他根本就没有复制吧。”

  他眼看自拍:

  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学兵:

  如果自拍的是露点或者是性生活,无论一方同意与否,另一方将这些照片、录像放进流通渠道,或者制作成非法出版物,或者放在网上,都可能涉及到如下犯罪:第一种是侮辱罪,可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第二种是传播淫秽物品罪,轻者可以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重者将被判处三至十年有期徒刑;第三种是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构成这种犯罪的前提条件是一方以获取非法利益为目的,这种行为也将被判处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当然,如果制成的录像或照片的散播量不大,在网上的点击率不高,造成的影响不是很严重,也可能不构成犯罪,那么公安机关将依据治安管理条例,对散布方进行治安处罚。

  不过即使公安机关未介入,被侵害的当事人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侵权诉讼,因为这种行为侵害了当事人的肖像权、名誉权、隐私权,被侵害人可以要求对方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自拍是一种胆色

  采访絮语:

  这可能是采访中遇到的最不合逻辑,但又最有理的答案:自拍,源于胆色。抱以这种想法的姑娘们确认自拍会作为一种流行横行于世,她们不会允许潮流总是在自己的前方,而证明这一点的,就是做到比流行更流行。为此,冲出这层并不严谨的道德束缚终于变成了胆色的炫耀。

 

  自拍自说:

  张烨:网络美术编辑,25岁

  “自拍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张烨说,“第一个穿尼龙袜的女人肯定会被世人取笑,而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叫什么?潮流。一代一代的关系就这么简单,你现在接受不了,不代表将来的人不能接受。”

  张烨是一家网络公司的美术编辑,工作之余,也会设计、处理一些自己的照片,将它们放到网上,让更多的人欣赏。一次偶然的机会,张烨洞察到自拍裸照的刺激。她不经意发错了一张穿睡衣的照片,虽然不是很露骨,但慕香而来的人让她应接不暇。“你的身材真的很好。”有网友对她说。“我觉得对方的态度很真诚。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或许有人有吧,但毕竟有些人真正欣赏我,那就足够了。我是学美术的,需要展现美丽的事物,至于人言可畏,那就要看你的胆识了。本来我没觉得这有什么,可偏偏有人要蹦出来说我败坏社会风气,我看了气就不打一处来,你可以不去看啊,不要往歪处想啊,为什么偏偏是我败坏社会风气,他们那些龌龊的想法就没有吗?所以我想,你们越说,我越是要发!”张烨拍摄了一些相当有艺术感觉的自拍照,一些配饰和仪态都是模仿著名的画作,“我用身体表达美的语言”。

  不过事情并非张烨想象的这么简单。去年3月,张烨的同事在网上无意发现了这些小有名气的照片。“他们看见了,不敢跟我说,却在背后窃窃私语。”有段时间,张烨很苦恼,但当领导特地找她谈话的时候,张烨心里很不平衡,“自拍是件很个人的事情,不过事情已经不是当初拍摄那么简单了。这是一个胆识问题,意味着一个时尚女人有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些陈词滥调”。

  不久前,张烨被公司辞退了,理由是公司的战略调整。张烨说:“我见证了自己的胆色,我始终觉得潮流的东西不能被人接受也好,诋毁也好,都是暂时的。”

  张烨留了一个贴有自己照片的网站地址,我去看了一下,实际上只有一些穿了衣服的照片是露脸的,那些流传甚广的裸照,大多数看不出是张烨本人。也许,自认为胆色过人的张烨,实际上还是有一些顾忌的吧。

  他眼看自拍: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系教授申荷永:面对自拍至少需要从两个角度来看,一是从旁观者的角度,即我们怎么去推测或分析这些自拍者的心理,二是让自拍者自己说话。我们大部分人会认为这些自拍者的动机和目的是希望被别人注意、认识和欣赏(变态与违法行为另当别论)。人们都有被他人关注、肯定、欣赏的愿望,只是表现的方式不同而已,若是符合法律与社会规范,那么这也无可厚非。

  应该说有的自拍者的心理是积极的,比如为了把自己最美的一面留下来,在法律和规范许可的范围内放到网上供大家欣赏。但也有消极的,比如自恋癖、暴露癖等病态心理与表现。这并不奇怪,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何况现在是多元社会,自拍会存在,甚至会产生影响,但绝对不会成为主流。

  自拍即自爱

  采访絮语:

  罗素说,须知参差百态乃是人生幸福的本源。因此,当蔡女士认为自拍即自爱时,我也没有大惊小怪——毕竟已经接触过多个自拍者,这个答案很能为人接受。都说女人喜欢为悦己者容,但现在有的女性为了取悦自己,看清生活的真相,知道快乐的方向,就自拍了。

   

在线咨询免费咨询